祭祀公業權益(申辦及法人化之實務闡述)
fb祭祀公業暨祭祀公業法人
祭祀公業 祭祀公業法人 團體組織 登記變動 權益糾葛

台灣古早先民列賢列祖遺傳予裔孫們的安家立業之民風習俗

從漢族移民社會追尋的淵源,自周朝的井田制,到宋朝屯田制,有著歷史因循的脈絡,從台灣移民艱困生活的現實,為求生存不得不結合同姓同族的力道,共識下由共同資產來生益,為族眾打拼而亡或傷之撫卹行為的因緣,從日治外族統治的懼怕心裡下,托言先祖先賢名諱或神明尊稱,避免個人於渾沌不清下的傷害,來配合當時的統治權,將產權依附於新制規定的登記,有著平民百姓無奈的背景,當然,從人性睿智和民風習俗言,移民社會前幾代的思鄉情懷,及本身兩老的掌控心態,生前將購置或開闢之土地產權分配各子後的憂患意識,留下養老根本和傳承祭祀先祖先賢之運用,即生前養老自用,亡後眾子公同祭祀之用,公產概念之產生,是台灣現今為數眾多的公業和類公業組合形成的很大契機由來。

學術和官方整理的此類組合,簡略為鬮分字和合約字,由統治權法理解讀為享祀人、設立人、派下員,確立設立人(即出資人、捐獻人、開創人)為起頭,無形中將鬮分字和合約字合為一體,再配合民前六年開始的日治戶籍、日治地政台帳,及台灣民事習慣調查報告之學術書冊,先經官方審核,若有爭執最終由司法判決確定,至於字契信物、民風習俗、各自譜牒、墳頭字跡、宅厝牌位,交由官方參考認定,雖說萬件不同,然百數年前之事,只能一統為較公平公正之方式,若有疑慮,再以個案議決。

自卅五年總登記後,國家以行政函令和土地清理要點為依據,由縣市政府或公所承辦審核,陸續對此類土地產權主體行使主管機關之職權,數十年來造成此類土地產權主體的歸屬和行為能力混濁,迄祭祀公業條例立法通過實施,方有了明確法條之規定,然因法條實施期仍屬短暫,此類土地產權主體之申辦尚無法達到令相關之百姓全然接受和無爭論之境況。

基於百姓該遵守統治權法律之原則,於這幾年間,全台灣此類土地產權主體之相關人、官府承辦人、受任代辦人,大抵都以祭祀公業條例規定來辦理,同時,司法各級法院扮演著最終裁決之角色,其實,台灣古早先民列賢列祖之裔孫們也因此條例實施,結實的接受民主法制最切身的一堂課。

法制觀念、規定程序、組合運作,都是完成此類土地產權主體的必要因素,交叉出各式的權益和義務、職務權力和責任承擔、立場和公私分際、個體和集體,在在考驗著法制、傳承、道德、慾念等等,此時,已非單獨的以民風習俗或各家族尊卑長幼或掌權者決定一切,等舊式思維就可完成,現今社會生活和民主理念皆應同時加入,方為完成此類土地產權主體的正軌。

集體公有為祭祀公業條例對此類土地產權主體辦理的規定,牽涉到主管機關,就必須符合集體公有的運作範疇,也就是民主制度的最基礎,個人意願和集體意志的互為倚賴,由此現代運作下回歸最初的設立公產的精神,達成公產設立的祭祀先祖先賢之原始目標,當然,官方也一舉解決土地清理後的變動和稅賦。

法條規定、函令解釋、辦理程序,經這幾年以來,公開資訊下取得並非困難,然而相關人之平民百姓,因各自身份和立場和條件,對解讀法令就有差異,且此類土地產權主體由來並非一致性,自然會衍生非常多的後續相關問題,為使類似問題有較方便性的瞭解,基于數年來參與的經驗,集合相關專業人員,以此平台,僅供有需求之相關人參考,大家共同為台灣做點事。